1 2
©:D . | Powered by LOFTER

他如今却不是要成为神话级人物了(笑)

[冷战组]白色的大鸟

臆想产物,极其短小,没有什么必要联系,只是单纯的臆想而已。
是关系(单方面?)极其恶劣的俩人
-
-
-
-
-
阿尔弗雷德曾经隔着一扇铁门见过一只白色的大鸟,但时间过于久远,记忆过于不可靠,他至今不知道他所见的,究竟是白鹭,还是白鹤。

但都不像。

他记得那只白色的大鸟隔着铁门单脚立着,头颈微低,虚虚靠在蓬松而些许庞大的身躯上。一片洁白,靠着一只黑色的脚立在石板之上。那时太阳将要落下,天边出现一丝丝的云和霞,一路蔓延涂抹,在淡蓝的天空上留下红橙的痕迹。

他本打算来看看晚霞,但隔着铁门先看到了那只白色的大鸟。

于是呼吸都不经意间被放慢,怕惊扰那只不知名的大鸟。他想打开铁门,离那只大鸟近一点,近到可以看...

别人是社交恐惧症,我就不一样且简单多了——

我只是单单恐惧人类这一物种本身罢了。

[冷战组]天空,和你的眼

贼短

私设:沙熊眼睛金色,苏熊红色,如今是紫色。但是一直是那个人只是换换瞳色而已(伊万:我眼里有变色龙哦)(对不起我不是黑他!!!土下座)

是关于红色和蓝色……((遭了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

ooc,bug,语病都有……(实在没脸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‖天空‖

是在什么时候发现不对劲的呢……

伊万望天,淡蓝色自山头蔓延至房顶,几缕浮云穿插其中。这让他禁不住嗤笑。明明在不久前还是淡淡的红色的。

不久前?

却是应该是在他刚成为苏维埃那会儿吧。那时他也是习惯性望天,本是接近傍晚天空该是墨蓝色的,他一抬眼看见一片深红,和血液凝固后的颜色并无不同。他的心脏似乎骤然被人抓紧,本以为是自己...

朋友,了解一下?(置顶)

唔,这里是御风,随缘更型选手。(是没气选手才对)
对日lof没什么感觉,所以随意啦。
欢迎和我评论里大聊
但我不怎么会说话,所以很抱歉……

能吃的有冷战,dover,芋兄弟(and so on)
没什么特别的雷点,主要是雷娇滴滴乖巧大男人(。)

不怎么喜欢被安利,要是安利的话轻巧的提一句就可以了√

圈子很杂,经常去冷圈晃

很高兴能认识你,很高兴能同你聊聊,不管聊什么都可以√

[冷战组]死亡?

※娘塔利亚,莫名其妙的一方死亡
※突发起来的脑洞
※虽然没有任何意思但还是希望大家好好活着别轻生
※避免询问先说自己最近事事顺利真没有不顺心的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在哪儿?”艾米丽推开今天的第二十六家酒吧的门,接着看到闪烁的手机屏幕上浮现出来电者的电话号码,她皱眉,但还是推开门进了一片嘈杂之中,接着接了电话,有些急躁地问道。

这不怪她,毕竟艾米丽今早一起床便看见床边没了人影,她喊名字也没人应。于是她先是洗漱完后吃了早饭,等了半个小时后实在是不耐烦,便打了电话过去。没人接,她又打。打到第五个电话后她实在没辙,连着又发了几条短信。这次倒是很快,安雅发了条彩信过来。应该是本书的扉页,印刷体写着:...

[春待组]我在过去日子里的雾与光

娘塔普通(?)学校设定,是关于年轻时的喜欢。有青春的味道。
ooc,bug都有,语言并不美。第一人称。
我爱这种阳光利落的小女生!【发言完毕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 

 

我是在高一认识艾米丽的。

在那之前,我还没有见过任何一位女孩有她那样的,自身发着耀眼的光,足够夺取四周所有人的注意。

她向来有着用不完的精力,自我见她第一面起,她眼底里的光芒就从未完全熄灭过。

在老师重新编排座位,让我俩成为同桌后,她便熟络地同我打起招呼来。互相报过名字后,她突然对我笑起来,说道:“我见过你。”

而我对那个时刻印象深刻。阳光自她金灿的短发后照射而来,...

魔法少女伊莉雅里面的小黑和幼闪。
已经不是冷不冷的问题了,他俩的cp名我都不知道叫什么。根本找不到组织。🌚唯一的粮还是晋江上的某位太太的坑。

标签:冷CP
热度: 1

[脱胎换骨]

“他脱胎换骨过三次。”面前的人微微眯了眯眼,将锋芒藏至眼底,视线聚集在远方。
“亲人,”他们造就了他,给他最初的温暖,却也改变了他。
“友人,”他们给他欢笑,给他承诺,给他誓言,教会他他之前所未见过的一切。他为此不停地寻找一辈子的挚友,寻找光明,不听塑造自己,不断充实自己。
“爱人。”面前的人说完像是嘲讽般地快速勾了下嘴角。他曾对爱情有过幻想,但那也只是一刹那的光芒而已。

“那他后来呢?”

面前的人厌憎地瞪了我一眼,接着快速移开视线,不耐烦地用眼神示意我看向身后:“喏,那就是他的未来。”

我看向他所指之处——是口偌大的西洋棺材,黑色的表面反着浑浊的光。棺材的中上方漂亮的花体字被刻在金属牌上,四...

[冷战组]不合时宜

拒绝素质三联!!!!否则拉黑处理
素质三联是指:喜欢,推荐,评价。
转载是最基础拒绝

BUG,OOC都有
想写写美俄关系的两位,所以自然不是谈恋爱啦。
仍然沉睡在过去的米米和有些焦虑未来的露子。
文章里面有很多局限性,看法也并不正确,但总觉得这种关系的俩位也很迷人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冷战后的很多年,我都有在俄|罗|斯看见过琼斯。我是指在没有收到邀请的情况下,琼斯几乎每年都会在圣诞节后的几天出现在我的眼前。

我并不想去猜测他想做什么,而只要我看见了他,下一刻他便会凭空消失在我的眼前。有好几次我都以为是我的幻觉,但直到有一次他喝醉在酒吧,我推门进去坐到他旁边。我一边喝酒一边看他,看他微张的唇和轻...

一盏灯熄灭了。

3.14
π
记霍金

有人说这数字像是圆周率,仔细一想……遗憾和释然同存。
但释然不是我的,心痛也大于遗憾。

[春待组]地铁站的意外

组合,没有谈恋爱。
虽说是春待但实际上并不像那么一回事?国设和普通人之间的关系,这样子?
ooc有,bug有,语病有,要是无法适应请快点红叉叉离开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下个星期会离开这儿。”阿尔弗雷德把他的小提琴放在地上,放在那个装有零钱的小提琴包上。

“诶?”伊万歪歪头,看向坐在平地上的阿尔弗雷德。后者平视前方,无框眼镜下的眼睛在幽暗处呈现出深蓝色,却又因为兴奋而发光。

伊万想了想,接着说道:“那么,恭喜你被自己中意的大学录取。”阿尔弗雷德抓了抓后脑勺,把那一头金发抓得凌乱而蓬松:“那我就先谢谢你的祝贺啦!”

“对了,你还记得我见到你的第一次拉的是哪首曲子吗?”阿尔弗雷德冲伊万...

今天村正实装了吗?
今天旧莫落地有消息了吗?
——做什么春秋大梦呢清醒点吧